jingjinshijia

涩谷万圣狂欢日记(多图)

一边写诗一边旅行:

这是一场不遗余力的狂欢,岛国人把西方舶来的万圣夜变成了全民COSPLAY大会。通过本文,希望大家能在我的满口胡诌和海量图片中,体会到涩谷狂欢夜的一些乐趣。


这是一场不遗余力的狂欢,岛国人把西方舶来的万圣夜变成了全民COSPLAY大会。


涩谷是东京繁华的街区之一,这里的街道虽然不宽,人流虽然密集,奇装异服虽然古怪,但仍不妨碍人们逛街购物泡吧的热情。甚至这一天是万圣夜。

两年前的夜里,我跟南大校友在此聚会完毕已近十点。那天是万圣前的一个周末,街道上的化妆舞会仍在继续,钢铁侠依然与奥特曼称兄道弟,马里奥与白雪公主正忙着合影;而僵尸们则到处跟警察寒暄。我似乎觉得这一切都很有趣,直到今夜,万圣夜,是一个周六。所以,千言万语汇成一个字,挤。

下面几张图大家感受下:

4:00PM


4:30PM


5:00PM



6:00PM


7:00PM


8:00PM

9:00PM

我整理好装备,扛起相机出了门。这是一个阳光不足的午后,厚重的云彩占据了半边天。与之鲜明对比的是涩谷沸腾的一切。下午四点的街道已经成了护士和马里奥的舞台。人们熙熙攘攘,争先恐后在街道上合影自拍,趁机唠唠嗑。万圣节的舞台,提供了少男少女结识的良机。在这一天,几乎所有搭讪都成为正当,所有偷拍都成为对他人最大的恩惠。

于是那些血迹斑斑的脸上,都洋溢着青春的笑容,也掩盖不住主人美丽的容颜。在这一天被认可,看的就是多少人要跟你合影。最大的赢家要么标新立异:无头尸、马面人、猎奇群体;要么就是那些一眼就让人看出是美女的护士、兔女郎、白雪公主和猫女。她们陷入假面男子的包围中,这时候送上几句夸赞的话,说不定就能要到对方的LINE或者电话。

在遍布海贼王、杰克船长、男版美少女战士的涩谷大街,人变的越来越多,路越来越挤。天色暗淡时,拓也哥带着他的护卫队隆重出场了。

说起拓也哥,我知之也甚少,只知道他在同性恋界是个传奇。师弟第一次来东京,短短两天时间,一定要去新宿二丁目拓也哥的店朝圣,名气可想而知。只见拓也哥身着西服,头戴王冠,一副大哥的和善。他带的一队人马,头顶天鹅帽、身着齐腰裙,这群妩媚的男人一出场就被人群包围在了马路中央。护士、女警、魔女纷纷合影,拓也哥来者不拒,脸上始终带着和煦的笑。这一夜,他是涩谷的王,与警察簇拥、在神车上招摇过市的南瓜女王不同,他是平民之王,运筹帷幄,激浊扬清。套用百度百科的说法,拓也哥,其实还是蛮可爱的。

夜色垂下,僵尸登场。原本狰狞的无以复加的面孔,在人声鼎沸、妖怪横行的涩谷街道上却显得有些孤独。他们仿佛是离群索居的孤儿,沦落为众多照片中的配角,有些甚至只能成为背影。这一夜,东京已沦陷。巷子里人少的地方做了一个沉默的无脸怪,有些茫然的仰起头看了我一眼,随即又低下头去。我被后面的人群推开来,扑到前面一群自拍的女仆中。扪心自问,狂欢与孤独,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。

当发现自己在涩谷的主街道上已经无法自由行走,我爬到麦当劳三楼的窗户上拍下了一张照片,东京时间定格在六点四十七分,新闻推送埃及出了大事。我看着这汹涌澎湃的人群,在热闹里愈发不知所措。写文字的人多矫情,上一次写在繁华里孤独已经是四年前。而如今的涩谷,已经成为牛鬼蛇神的极乐世界。

我决定打破意识的僵局,起身时却不慎将旁边牛角妹的口红碰落在地。正惶恐间,她莞尔一笑,留下一句,这不是我的,便已消失不见。我像个犯错的孩子,弯身捡起口红,端端正正的摆在桌上。外面,喧哗声愈加清晰起来。

不眠夜里,从涩谷到六本木再到东京塔,酒吧里、街道上,除了妖怪再无其他。作为一个本分的人,我小心翼翼的在汹涌的怪兽潮里缓缓前进,想找条路逃离。可惜原本两分钟的路,却蠕动了近三十分钟。尽头,又有警察标示:此路不通,绕道前行。终于挤到正对车站的路口,形势却并不乐观。警察一字排开,密集的群体中出现了骚动,前面有人摔倒,只差一步,就要重蹈上海覆辙。我心惶惶时,周围的日本假装者却依然高亢、兴奋。夸张的尖叫弥漫在夜色里。

精疲力尽回到车站,鬼怪已经变成了鲜活的人。墙外依然是狂欢的世界,我已不再留恋。

回头想想,在那拥堵的妖怪世界里五进五出,却得全身而退,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就是常山赵子龙。

PS:文章纯粹胡诌,大家看图乐乐就好。

更多狂欢照片见下:


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众账号

(长按图片,识别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)

ID sunflower_nju

在旅行中寻找色彩与诗情